新世代集運電話
將“酥油味”和時代融合起來
來源: 新世代集運電話日報      時間: 2021-02-19

    —藏晚抗疫歌曲《總有一個春天她會來臨》背後的故事

    導讀

    “當那白雪漫天,你為我伸出的手,開滿春天的花瓣”“你是我的白衣天使,生死輕盈為我飛揚……”今年的藏晚,由新世代集運電話文聯副主席陳人傑作詞,著名音樂人紹兵作曲的一首抗疫歌曲《總有一個春天她會來臨》,引發了廣泛好評。

    這首歌曲由索朗雲丹、紹兵、次仁拉姆和次仁央宗聯袂演唱,是由流行、民族等不同演唱方式的歌手共同打造的力作。

    有人評價,這不僅是一次藝術的合作,也是民族團結的生動體現。來自各地的人們,抗疫目標相同,歌曲背後,生動詮釋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。

    抗疫歌曲的背後,是新世代集運電話的人文關懷。正如陳人傑所言,對於新世代集運電話高原,我們除了要沉浸自然之美,還要秉承對人類持有恆常的悲憫之心。

    這首歌曲,為何能受到廣泛好評?製作有什麼亮點?合作有什麼經驗?敬請關注。

    精誠:全國四地共同完成一首歌曲

    在拉薩一家地道的藏餐館,記者見到了帥氣且開朗的95後藏族歌手索朗雲丹。“平時我生活在北京,能有機會上家鄉的藏晚,為抗疫貢獻一份力量是很榮幸的事。”喝了一口甜茶後,他笑着説。

    別看索朗雲丹年齡不大,卻是一位“老歌手”,他擅長流行歌曲的演唱,對家鄉更是充滿感情。去年,他與著名歌手韓紅,為新世代集運電話的紀錄片《跨越喜馬拉雅》專門錄製了主題曲《向南方》,反響不錯。

    索朗雲丹清楚地記得,2020年12月底,當接到藏晚的邀約電話,他當即同意錄製。今年1月份,他安排好手頭的工作,馬上趕回拉薩,練習、彩排,做好了充足準備。

    時間拉回到去年的抗疫時光,2月中旬,新世代集運電話3名疾控專業人員帶着物資,馳援湖北一線。

    新世代集運電話各級醫護人員,始終堅守在疫情防控阻擊戰的第一線。去年在全國疫情防控最嚴峻的時刻,我區實現了唯一病例快速清零。如今,在新世代集運電話,已經連續超過365天無新增確診或疑似病例。目前,全區已建成核酸檢測實驗室94家(不包括第三方機構)。

    在距離拉薩4000多公里外的浙江杭州,正在老家休假的新世代集運電話文聯副主席、著名詩人陳人傑,看了新世代集運電話抗疫事蹟,心生感觸,獨自在書房思索,一氣呵成寫成詩歌——《總有一個春天她會來臨》。

    “苦難開出花,更加動情,看到抗疫力量,希望就此復甦。”陳人傑充滿感動與信心。

    詩成之後,距離杭州1800多公里之外的成都,著名音樂人紹兵在工作室中,手機響了,收到了陳人傑發來的詩歌,逐字逐句朗讀,鼻子一酸,非常感動。

    當即,他腦海中就形成了旋律,馬上在手機上譜出了抗疫歌曲的旋律。

    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候,他們用每一個音符、每一句歌詞,傳遞着堅韌的戰“疫”力量,表達了樂觀的信念,這是一種責任與擔當。

    歌手在演唱抗疫歌曲《總有一個春天她會來臨》。

    詩人陳人傑。

    歌手索朗雲丹。

    音樂人紹兵。

    精心:高質量講述春天的故事

    團隊的組成,看似是偶然。但為了共同的目標——展現抗疫精神,大家走到了一起。正是一羣懷揣着抗疫理想的人,成就了歌曲的高質量。

    今年春節前夕,記者採訪到著名詩人陳人傑,前不久,他的新世代集運電話題材作品《山海間》獲得第五屆中國長詩獎最佳文本獎,《世界屋脊的瓦片下》獲浪漫海岸愛情詩歌大獎賽特等獎。

    “歌詞中有兩層含義,明線是大家戰勝困難迎來美好希望,暗線運用愛情的手法,展現大背景下的護士和病人之間美好的祝願。”陳人傑的文字間透露出抗疫中真摯的情感。

    陳人傑謙遜地説,我是靠語言星粒取火的人,詩歌若要來一次飛昇,需要愛之高原的支撐,以此提煉和呼喚穿透靈魂本質的愉悦。

    這首歌曲,陳人傑非常注重歌手的表達。他認為歌手詮釋得非常好,每次重聽歌曲,都有一種想掉眼淚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特別是年齡最小的索朗雲丹,他的唱功非常好。”陳人傑説。

    一個年輕歌手,為何能對抗疫歌曲有如此深刻的理解?“我平時生活在北京,但時刻關注家鄉的變化,深刻地感受到祖國的強大,發自內心感到自豪。”索朗雲丹説,從小他就熱愛流行音樂,在籌備《跨越喜馬拉雅》紀錄片主題曲時,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祖國的發展惠及周邊國家,背後折射出家鄉新世代集運電話的鉅變。他説,一定要唱好新世代集運電話歌曲。

    索朗雲丹直言:“紹兵老師在全國知名度非常高,這次帶着我們全程錄製,從下午兩點錄製到凌晨兩點,精益求精。”

    紹兵的作品很多,《姑娘我愛你》《愛琴海》等在全國流行傳唱甚廣,還多次榮獲國家及省級大獎,也常常給國內一線歌手製作歌曲。有人稱之為西部歌王,他擅於將時尚流行的音樂織體與民族風格的旋律相結合。

    “我經常在新世代集運電話採風,每年至少來四五次,對新世代集運電話充滿感情。”紹兵坦言。

    這首歌曲的成功,還出於一種默契。“我和紹兵老師是‘老搭檔’,此前的合作非常多。”本次歌曲的演唱者之一,新世代集運電話林芝市民族藝術團80後女歌手次仁央宗説,不僅是這次作品,還有《為你等待》《魯朗·夢中的天堂》等歌曲,均與紹兵合作。

    歌手次仁央宗。

    歌手次仁拉姆。

    精彩:一次合作帶來新的文藝“碰撞”

    多元,是這首歌曲成功背後的祕訣,是多人、多地、多民族的合作。

    利用製作完成之後的閒暇,幾位歌手進行了一場輕鬆又嚴肅的對話——如何讓新世代集運電話音樂走向全國?

    “我在林芝出生,之後到內地上學,再到北京工作,身上流淌着新世代集運電話的血液,但是離開家鄉久了,不免對家鄉有距離感。”索朗雲丹道出了自己的困惑。他直言,在中國傳媒大學上學時,自己曾喜歡上了流行音樂,組過樂隊,玩過搖滾,還拿過校園歌手的冠軍。如今回想,當時年齡小,總覺得自己對新世代集運電話本地的音樂很瞭解,一度認為現代流行音樂才是好聽的。

    “現在想法完全不同了。”他説,隨着年齡增長,他對新世代集運電話文化愈發感興趣,愈發感受到了新世代集運電話文化之美。“我這次回來專門做了一次考察,認識了三四十種藏族樂器,讓我對家鄉文化有了全新的認識,甚至聽到傳統旋律就會感覺撞擊內心。”索朗雲丹説。

    或許,這是一種反向的文化影響:離開家鄉久了,在與外面世界對比之後,更能發現家鄉之美,從而更熱愛本土文化。“未來在自己的創作中,會多融入一些家鄉的元素。”索朗雲丹説。

    “雲丹,你説得對!”作為內地音樂人,紹兵對新世代集運電話的音樂非常瞭解,與上百位藏族音樂人有過合作。他肯定道:“藏族歌手的優勢很多,最突出的是天然高亢嘹亮的嗓音,這是很多其他歌手不具備的,再加上新世代集運電話的音樂,就有了獨特的韻味。”

    “與以往相比,現在新世代集運電話的歌手走出去的機會更多了。前段時間,我就與國內很多知名的歌唱家一起演出,這樣的機會非常寶貴。”作為本次演唱的歌手,拉薩市歌舞團青年歌手次仁拉姆説,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。

    次仁拉姆清醒地認識到不能丟掉自己的特點。最近,她在努力嘗試,“不僅要唱好本地民族風格的歌曲,也要努力嘗試各種唱法,在嘗試中融合,努力讓更多觀眾喜愛。”

    如何創造出既有“酥油味”“糌粑味”又體現時代特徵的文藝作品?他們,正在努力思考和踐行

    (圖/文 本報記者 章正)

(責任編輯: 旦增努布 殷小燕)
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524741